关闭微信号码
微信号:请联系网站管理员
微信二维码图片
微信扫以上二维码 或 手工输入以上微信号加我
一定要告诉我【从中国形婚网看到的】否则拒绝
信息详情
  当前位置:首页 -> 绍兴形婚 -> 196绍兴形式婚姻9年开始的故事
196绍兴形式婚姻9年开始的故事
【应聘提醒】 凡是以任何理由向求职者收取服装费、培训费、押金等各种费用的信息均有欺诈嫌疑,请保持警惕!建议多家咨询对比,寻找有通过身份证+执照验证的招聘信息。
会员级别: (到期时间:终身)
置顶情况: 未置顶
公司名称: 中国形婚网
认证情况:

未上传身份证+营业执照

未通过身份证+营业执照认证

应聘电话:
13280617512 中国形婚网 [查看发帖记录]
打电话给我时,请一定说明在  绍兴形婚  看到的,谢谢!
联系微信: 13280617512
  • 只要会打字,动动鼠标、传点图,就能在1分钟内拥有自己独立的形婚站(PC+手机版)点击右侧立即入驻 →
点击注册图片

  结婚前的事,我不大记得清楚了,比如我怎样长大,何时离家,又比如我与葛军怎样认识、怎样相爱然后结婚,这一揽子事,我统统说不上来,就连新婚后的那几年,我说起来都结结巴巴,捋不顺畅,好像有台大机器把我那些年的记忆给抽空了,或者说是偷走了。

  所以这个故事就从壹玖陆玖年开始讲走吧,我有明确记忆的那年。

  壹玖陆玖年玖月叁零日壹肆点叁捌分,靠江的一个村上,村上的一家瓦房里,瓦房里的一张床上,我生下了一对龙凤胎,生生凑了个好字。小孩儿名取为狗蛋和丫蛋,没什么讲究,纯粹就是好生养。

  床边蹲着的人是我丈夫,他正抚摸着我的手,说我辛苦了,他不知道,在我眼里,他像极了来慰问基层干部的领导。

  床边佝偻着腰的人是我婆婆,她用手把一缕头发顺到耳后,嘴里念叨着菩萨保佑。

  壹玖陆玖年还没有空气污染一说,外面的天蓝得让人怀疑是洒了颜料,我望着正高歌的龙凤胎,噗呲笑了,可笑着笑着,我愁了,这倒好,家里又来两张白白吃饭的嘴。

  (一)

  丈夫起早去纺织厂工作了,婆婆在门前搭了个小板凳与街坊拉着家长里短,无非又是哪家进门了媳妇,哪家生了娃。我用嘴泯了下线,穿过细小的针孔,准备补上前天不小心划拉的衣服口子。丫蛋和狗蛋正在床上说着属于他们的悄悄话,时不时发出点笑声。

  衣服口子缝了大半,见街坊邻居们家的烟囱里陆陆续续冒出了黑烟,我把东西塞到婆婆手中,转身去了灶台。

  用前几天才换来的小米熬了些粥,一碗端给了婆婆,一碗喂给了狗蛋和丫蛋,这还有一碗嘛,自然是给我那为家奔波的丈夫。

  我蹲在灶前,添着柴火,就着些野菜,咕噜咕噜吞下些稀饭,手一抹嘴,提着饭盒,送饭去了。

  (二)

  天蒙蒙亮,村长家的鸡都没打鸣。

  我轻轻碰醒了狗蛋和丫蛋,他们迷迷糊糊中自个穿好衣服,心里明白今天是同我一起去摘野菜的日子。经过婆婆屋时,下意识往里望了眼,没人。门口放着她的小板凳,可还是没人,这大早,凑什热闹去了。

  拐过一个弯,路过村长家,好家伙,黑压压跪了一片,我以为是村长家出事情了,一打听,原来是毛主席他老人家去世了。

  狗蛋扯了扯我的衣袖,指了指人群中,我顺着他手指方向看去,是我那婆婆,她正低着头,跪在人群中间,身体有规律颤抖着。

  我嘱咐狗蛋在这好好看着婆婆后,拉着丫蛋去摘野菜了。

  出了村口,丫蛋停在原地,赖着不走,说她心里难受,今不想去了。我问她是不是想回去。她点点头,于是,我拉着她回去,一同跪着了。

  (三)

  我举着扫把,在马路上追着狗蛋那小子打,这才上几天课就开始逃学,我不收拾收拾,那以后还不得杀人放火。

  街上好些人听见声音,跑出来劝。婆婆人老了,老眼昏花,总是把狗蛋认成丫蛋,她见我人,大声嚷嚷着:“要死人啦,你可别打我的乖丫蛋呀。”丫蛋坐在她腿上,十分不满,嘟着嘴巴说:“奶奶你个老糊涂,我才是丫蛋。”

  累了,跑不动了,我叹口气走回屋子,眼前事物渐渐模糊了。狗蛋默默跟在我身后,随即跪在我面前说:“娘,我不是故意逃学,只是我肚子太饿了,饿得咕咕叫。”

  (四)

  村里已经没有几个单身汉了,该娶妻的人娶了妻,该生娃的人生了俩。

  我数了一遍又一遍存放在抽屉里的钱,边数边嘟囔着总要给我家狗蛋娶个媳妇,心里明白这点钱连媒婆钱都不够。一旁的丈夫宽慰我道别瞎操心,这人都有个自的命。

 绍兴形式婚姻 天下哪有不操心的娘,我揣着用猪仔换来的钱挨家挨户拜访媒人,她们接过钱后,满口答应。我坐在家里,乐呵呵等着媳妇上门,可等呀等,就是没个音信。好在村长认识人多,心眼也好,给我家狗蛋说了个女人,那女人长相也算标志,手脚也挺勤快,就是那娘家也太偏了点。我嫌这,丈夫说我就别嫌了,再嫌连这也没有,好歹我们狗蛋老了有人伺候了。我一想也对,遂上门提亲去了。

  对了,我那懂事的丫蛋,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早早就把自己嫁出去啰。

  (五)

  家里人口渐渐充实,狗蛋和他媳妇、丫蛋和她丈夫以及我们俩口子,这房子怕是不够住咯。我与丈夫商量着,趁还有些寡力气,干脆给房子加盖一层。说做就做,几周后,瓦房摇身一变成了小楼房。

  虽然装修简陋了些,可一家人算勉勉强强住下了,整整齐齐。

  日子比提前有盼头多了,丈夫继续在纺织厂做着他老本行,我用攒了好些年的钱买了辆人力三轮车。

  每天呀,我就踏着它去接丈夫,两点一线。丈夫老婆直夸他有眼光,娶了个好老婆。

  (六)

  人多了,家里吃不开锅,女儿和女婿听说外头赚钱容易,带着刚出生不久的孙子,走了。没过个把月,媳妇生下孙女后,儿子带着媳妇也奔向外头。

  家里就剩俩老家伙了,还好有宝贝孙女,才算有些朝气,去吧,都去赚钱了,赚得那大钱好回家。

  我抱着刚出生的孙女,轻声哼着摇篮曲,唱了好一会,这小家伙眼睛还鼓得老大,我困意都来了嘞。

  (七)

  丈夫于我先一步走了,他是因着急而引发的心肌梗塞去世的。他为什么着急?还不是我那淘气的孙女,同人上山去玩不与她爷爷讲,她爷爷认为娃丢了。

  我不怪孙女,这人呀,都有自个的命。

  这下,家里热闹了起来,女儿和儿子赶回来料理后事,丈夫家的亲戚也赶来了,他们简单安慰我后,便忙各自手中的事了,我坐在板凳上,任凭思想便游走,四周的乒乒乓乓声仿佛在奏响一曲无名的葬歌,想着去煮些开水吧,一眼瞥见孙女正站在她爷爷身旁念叨些什么,她见我瞧见她了,跑过来在我耳边轻声说:“奶奶,这多人,你快把爷爷叫起来,怪丢人,也挺冷。”

  是呀,老伴,这多人,怪丢人,也挺冷。

  (八)

  我买的三轮车不再重复以前的两点一线,我赋予了它新用途,用来接送孙女上下学。

  对了,忘了告诉你们了,我那孙子被女儿交给我抚养了,说是忙不过来。这不,我正站在校门口等他们俩出来。

  他们好容易从拥挤的人群中挤出来,看见我和我身后的三轮车后,大声跟周遭同学说了再见。他们晚上吃饭都还一个劲说今天可真洋气。

  后来呀,我这小三轮车就不止载着孙女孙子啰,村里有人家托我一同把孩子带回来,何乐而不为呢。

  一脚一脚蹬这三轮车,汗水连额头都不放过,累是累点,但我听到后座的笑声,值了。

  (九)

  当女婿提着刀冲向儿子时,我楞在了门口。街坊邻里中的小伙子比我反应快,一个健步上前拦着。

  我想不通呀,怎么好好的一家人为了拆迁这事说翻脸就翻脸了。我跑去护着儿子,女儿站在女婿身旁,大骂我这老婆子不明事理,孙女跑出来横在儿子面前,说是大人们要学会讲道理。

  女婿不屑,让孙女滚一边去,你个小屁孩懂什么,是呀,小孩子屁都不懂,那我这老太婆又懂什么,兴许是真老了,连眼下的世道都看不明白了。

  (十)

  窗户作响,放在桌上的陶瓷水杯起劲摇晃,外面闹哄哄,像在举行盛大的杀猪仪式。我活了大半辈子,还不知是怎一回事,媳妇从我面前跑了出去,我刚想问她,她又从门口折了回来,拉起我跑。

  跑的路上,我看见这街上的房子在晃,有些屋顶已经晃没了。地在晃,晃着晃着裂开了,如同遭遇干旱的庄稼地。连天都在晃,它是在为谁呐喊助威呀。

  我前面是人,转个身还是人,看了几圈,没有看到儿子呀,他去哪了?哦,他慢了些,正跑出来。人没事就好,唉,也不知道,我那在学校读书的孙女和孙子有事没有。

  (十一)

  孙女有出息了,去县城里念高中了,家远,让她在亲戚家寄宿,周末才回来一次。孙子呀,不是块读书的料,辍学打工去了。我呀,被当作物品,跟随着儿子一块落了新家,你说我这人也没什么才艺,连那广场舞都跳不利索。怕人笑话,加之这小区也没唠嗑的人,索性坐在阳台上,晒晒太阳,偶尔出门买买菜。

  至于女儿们一家,我好久都没见到了。

  (十二)

  药水的味道攻占嗅觉,大片大片的白闯入视觉。

  我躺在病床上,身上插着各式各样的管子,动弹不得,这个点上大学的孙女应该坐火车走了吧,也不知我到底叮嘱她要好好吃饭没有。女儿坐在我旁边,正给我削水果,儿子去买午饭了,儿媳的嘴一张一口,不发出声音,该走了,老头子,我来找你了。

  來源:简书



联系我时,请说是在中国形婚网看到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