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微信号码
微信号:请联系网站管理员
微信二维码图片
微信扫以上二维码 或 手工输入以上微信号加我
一定要告诉我【从中国形婚网看到的】否则拒绝
信息详情
  当前位置:首页 -> 西安形婚 -> 王夫人为什么西安形婚群不喜欢黛玉?
王夫人为什么西安形婚群不喜欢黛玉?
【应聘提醒】 凡是以任何理由向求职者收取服装费、培训费、押金等各种费用的信息均有欺诈嫌疑,请保持警惕!建议多家咨询对比,寻找有通过身份证+执照验证的招聘信息。
会员级别: (到期时间:终身)
置顶情况: 未置顶
公司名称: 中国形婚网
认证情况:

未上传身份证+营业执照

未通过身份证+营业执照认证

应聘电话:
13280617512 中国形婚网 [查看发帖记录]
打电话给我时,请一定说明在  西安形婚  看到的,谢谢!
联系微信: 13280617512
  • 只要会打字,动动鼠标、传点图,就能在1分钟内拥有自己独立的形婚站(PC+手机版)点击右侧立即入驻 →
点击注册图片

  文:谢苇

  虽然我是挺讨厌王夫人的,但在这个问题上,我真觉得大部分读者对王夫人要求太高了。

  当我们说黛玉的时候,人人都会说,她是史太君唯一爱女的唯一骨肉;有些红学家还考证说,她的母亲贾敏是史太君唯一的孩子,贾政反倒是过继来的。

  我们知道黛玉有一对天下最完美最恩爱的爸妈,她在家里学习了各种才艺,有着侯门千金的眼界和气派。然而随着双亲去世,她寄人篱下,不仅家族产业无权过问,头衔成了空架子,还要在舅舅家里受一个陪房媳妇的势利眼,难怪会整天长吁短叹,自述风刀霜剑严相逼。

  然而另一面的王夫人呢?

  我们知道她是贾政的老婆,可是在此之前呢?

  王夫人在娘家是个怎样的人,书中并未正面描写,只是借刘姥姥之口回忆了一句,说是从前走亲戚的时候见过的,生性爽利。

  爽利啊!

  所以我们看到的这个乏味又面目可憎的女人,当年其实也是阿凤探春一流的人物。她在做姑娘的时候,也曾和探春一样,参与打理家务,和亲友女眷交际——那时的王夫人,想必也是光彩照人,聪明能干,深受父兄信任的呀。

  之后她带着豪阔的嫁妆,风风光光嫁给了荣国公府文字辈的希望之星,学业政务人品样样耀眼的贾政同学,堪称一代人生赢家——然后呢?

  然后我们看到的王夫人,颟顸无能,冷漠麻木,贾府宁可让她的晚辈去当家,政老爷宁可让上不得台盘的赵姨娘贴身伺候,一个出身颇低的继室邢夫人挑衅起她来毫不含糊,明明大房惹个祸出来,老太太还优先冲她迁怒,好不容易一个宝玉是全副心意皆在的,却还恨恨地做些漂亮的文字,咬牙切齿地骂一番悍妇。

  就没有人想过,这中间发生过什么吗?

  这中间什么都没有发生。

  王夫人只是和千千万万女子一样,从充满无限可能的青春少女时代一跤跌出来,跌进了别人家里,跌进了现实里,之后和其他无数颗珍珠一起,在现实中慢慢褪色成了鱼眼珠子。

  贾府开宴,姑娘们依次在座,李纨阿凤却要站规矩伺候——王夫人当初站规矩的时候,席上坐的是谁?

  “只说如今你林妹妹的母亲,未出阁时,是何等的娇生惯养,是何等的金尊玉贵,那才像个千金小姐的体统。如今这几个姊妹——不过比人家丫头略强罢了。”

  这话客观上肯定不成立。王家的豪阔比起贾家来是“扫扫地缝就够你们吃一辈子”的水平;王夫人口中这一代狼狈不堪的姐妹几个里可还出了个标杆级的凤藻宫尚书贤德妃娘娘——贾敏比起她们的优势,充其量就是有个品位上佳的老妈,吃穿用度上的物件别致些,身边的丫鬟调教得文雅些,哪里就能把别人都比成丫头了呢?

  所以当王夫人一脸羡慕嫉妒恨地说出这串话的时候,她是在追思着什么呢?那是未嫁的贾敏身上只能属于青春女子的活力和希望,是熠熠生辉的珍珠之光,而在这珍珠之光面前,即便人生赢家王夫人,也不得不面对自己正慢慢滑向一颗鱼眼睛的命运。

  和当初那个照出她命运的梦幻少女比起来,人到中年冷眼再看的小姑娘们,哪怕是嫁了皇帝老儿的,也不过是些糙妹子罢了。

  然后贾敏也嫁了。

  作为曹公专门给林妹妹预备的完美家庭成员,贾敏的婚姻似乎没有太把她往鱼眼睛的方向折磨。她大致保持了自己的矜贵做派,将文艺青年的作风发扬光大传给了女儿,终于,这对明显和社会主流不协调的漏网之鱼一样的夫妻无法自圆其说,只好挨个病死了。

  在贾敏病死之前,她还是回过几趟娘家的,也见到了混世魔王贾宝玉同学。贾敏对自己的小侄儿没什么好感,概括他是“顽劣异常,不喜读书,最爱在內帏厮混,无人敢管”。这话连黛玉都颇清楚,可见贾敏也无替二哥遮丑之意,这番褒贬,只怕王夫人也是知道的了。

  以上是包含了对王夫人境遇以及她与贾敏关系的想象,但我要说的重点是“说破天就这么点事了,既没仇怨也没爱意,俩人都没做圣母也没做小人,谁也不该着谁的。”

  闲话至此,我想问问各位读者,你们觉得王夫人应该对黛玉抱有怎样的西安形婚群感情呢?

  同为舅妈的邢夫人,也不过虚应故事地介绍家人;做舅舅的贾赦连见都不要见这个卖不出价钱的侄女儿,还厚着脸皮说“怕见了伤心”;除了和黛玉爸爸交好的贾政额外欣赏些黛玉的才华,这些舅舅舅母又“该”对黛玉投入几分感情呢?

  王夫人起码未曾刁难冷落,面子上两人还能开开玩笑,黛玉还能撒个娇儿说“舅妈我不依”,王夫人也还识相地捧着哏说“宝玉你很会欺负你妹妹”。

  这还不够吗?要是还不依不饶问一句“王夫人和黛玉以及黛玉她妈什么仇什么怨”,那只怕谁都当不起这一问了:邢夫人和黛玉什么仇什么怨?李纨和黛玉什么仇什么怨?王熙凤和黛玉什么仇什么怨……

  人和人之间,哪有天生该如此的“你们都要好好爱我?”

  王夫人和黛玉之间,一无血缘之亲,二无利益联盟,只不过当年王夫人初到,和黛玉生母有过短暂的照面,在贾敏的光环下小小自卑了一番。今日黛玉来此,于王夫人来说不过是嫁作人妇之后必须承担的任务罢了,凭什么要满心喜爱?

  换了是你,你刚换了学校人生地不熟的时候,看班上最受欢迎的班花,是满心喜爱的吗?你妈妈对那个褒贬你的阿姨家的小孩,是满心喜爱的吗?你家一个素未谋面的“亲戚”突然登门,你是满心喜爱的吗?

  是才见鬼了吧。

  除了不讲道理的血缘至亲,除了荷尔蒙驱动的一见钟情,这个世界上有什么“真心喜爱”是不需要各种外因内因综合作用,再佐以时间的累积,才慢慢达到的?谁来跟我解释解释,王夫人到底从哪根藤上算起,“应该”喜爱林黛玉?

  况且了,以王夫人和其他人的互动看,她到底喜爱过谁?

  贤惠懂事的活牌坊亲儿媳妇李纨吗?还不是照样无所顾忌地当着李纨面哭贾珠,眼看着下人坑李纨也不出声提醒。

  活泼能干的内侄女儿王熙凤吗?还不是听邢夫人三两句一挑,立刻哭天抹泪上门去问责。

  就算她望穿秋水盼来的准儿媳宝钗,还不是敢当着人家的面抄园子,当着亲妹妹母女的面炫耀自己预先给宝玉选下的小妾?

  黛玉性格是不对王夫人的路,但对了路的又怎样?宝钗对不对路?也不过是被她利用罢了。嘴上亲亲热热叫着“我的儿”值几个钱?上一个被她叫儿的袭人,连承诺的姨娘份子还能反悔了呢。

  在漫长的生活中,在立不完的规矩中,在一生再不由己的喜怒哀乐中,王夫人早就被磨成了一颗鱼眼睛。

  她的心里只剩下了利益:如果贾珠不死,便是宝玉也没那么要紧了;如今只得宝玉一个,自然全副心意皆在他处;宝玉喜欢什么不重要,宝玉怎么想不重要,他是我后半生的指望了,岂能由得你们带坏,自是要认认真真选一个能逼他读书的妻子,能苦劝他听话的妾看着他的;至于旁的一切挡在这条路上的人和事,都给我去死去死……

  老太君爱宝玉,因而能懂得宝玉并非沉湎女色,也不是妻妾能挟制得住的;贾政爱宝玉,因而年轻心热时逼他读书自立,老来想开了反倒觉得开心就好;唯有王夫人从不试图理解宝玉,只想着让他按照自己规划的道路发展——然而你能怪她什么呢?在这么多年之后,她只有这一样抓得住的东西了。

  王夫人不喜欢黛玉,是因为她本就不怎么喜欢任何人。那个时代无穷无尽的桎梏磨去了她所有的灵气和生命力,也磨去了她对于人际关系的想象力。

  我讨厌她的是她被捆足了一生之后不仅虔敬地回身去拥抱那些枷锁,还加倍憎恨起那些青春张扬的活气,似乎彻底忘记了自己曾经是怎样利落的姑娘,曾经怎样留恋不舍地打量着光华四射的贾敏。

  这一切都已经成为了过去,当她知道自己必将依附枷锁而活的时候,她已经不止是屈服了,而是狂热地跪下,将自己的初心践踏得干干净净。

  她当然不喜欢黛玉。实际上她也不喜欢李纨或者阿凤或者宝钗,就算是元春宝玉贾兰,我觉得她也谈不上喜欢。她只是满意这些人的配合,期待她们带给自己更多自己想要的——至于喜爱,那太奢侈,她已经无能为力了。

  至于黛玉,我想,她很早就明白喜爱是奢侈的缘分,因此才对生命中遇到的喜爱如此热烈回应。薛姨妈不过怜她机灵,她就配合地承欢膝下;香菱不过仰慕她文采,她肯倾尽所学教授。就连老古板贾政舅舅的一句欣赏,她也念念不忘。

  这个妹子遇到喜爱她的人,是会拿命去还的,遇到一个王夫人不喜爱她,又有什么关系呢?



联系我时,请说是在中国形婚网看到的,谢谢!